萧军生平
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 > 萧军生平

萧军生平

  

  

萧军在故乡度过了童年,从少年开始读书习武,青年时从军并开始接触新文化,接触共产党。在日寇侵占东北、侵略华北民族危亡的时刻,他根据史实创作出抗战小说《八月的乡村》,发出了抗击日本帝国主义不甘做奴隶的呼喊,受到鲁迅先生的赞扬和支持,成为抗战文学的一面旗帜。继而在全面抗战的洪流中,他两次奔赴革命抗战圣地延安,做了大量的工作,成为具有民族气节的革命作家。他为人胸怀坦荡、光明磊落、有胆有识,在困境中,不屈不挠,是一位中国文坛少有的独行侠,是一个真的猛士,因而他在中国现代文坛成为倍受读者关注、尊重、欢迎的作家。
萧军,原名刘鸿霖,他于1907年农历5月23日(公历7月3日)生于沈家台镇下碾盘沟村。父亲刘清廉是一位细木工人,以打制家具为生。母亲顾氏在萧军出生不到七个月大的时候,因为小事与丈夫发生争吵,遭到了毒打,服鸦片自杀了。没有母爱又缺少父爱童年的萧军,饱尝着世事的艰辛,当别的孩童还依偎在亲人怀里撒娇的时候,他却要去野地放猪、上山打柴。
1913年,不满6岁的萧军被重视教育的父亲送到村里的私塾读书,开始接受早期教育。在下碾盘沟的童年生活里,萧军受到了最早期的文学启蒙教育。祖母的故事,五姑的驴皮影,四叔的大鼓书,这些民间的艺术文学使萧军从小受到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熏染,在他幼小的心灵早早就埋下了文学的种子。
1917年,10岁的萧军因家庭的变故,随乡亲来到长春父亲的身边,半年后才得以走进学堂。少年的萧军,奋发上进,聪明好学。他的国文成绩很好,常列全校第一名。
1922年,15岁的萧军遵从父命,回老家和一个比他大一岁的农家姑娘许淑凡结了婚。婚后,妻子留在了农村,他仍回长春上学,每年寒暑假回家团聚。
1924年,17岁的萧军因不满旧式的教育方式,被长春商埠小学无端的开除了。
1925年春天,萧军经乡邻介绍到吉林城军阀的部队“陆军三十四团”做了一名骑兵。后来提升为“见习文书上士”,在此期间,阅读了很多书籍,学会了作诗。并在农历“立秋”这天,作诗“立秋有感”。
在此期间,他还结识了挚友方靖远、诗人徐玉诺,并在他们的帮助下阅读了古今中外大量的文学作品,同时接触了鲁迅等作家的新文学作品。
1927年,萧军以第8名的优异成绩考入了东北陆军讲武堂,萧军经历了“欲展雄心走大荒,不堪往事勿昂尝”的洗礼,然而一颗人头事件使他的心灵受到震憾。于是他以“酡颜三郎”的署名在沈阳一家日本人办的《盛京时报》上发表了他的处女作散文《懦》。萧军的这篇散文,以一个初涉社会但饱经忧患青年的视角,观察那邪恶的世风、世象,真实而深刻,令人灵魂为之震颤,显示了他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的战士品德和胆识。萧军是一个极富正义感的爱国青年。“九·一八”事变后,他建议所在部队长官把二百多人的队伍拉出去,组成抗日游击队,没有被采纳,后来又到吉林舒兰想把一个营的军队改编成抗日义勇军,又因汉奸收买的人走漏消息而失败,失败后的萧军被迫前往哈尔滨。旧式军队的龌龊与黑暗、饱受冷眼,欺凌和压迫,使这个粗犷豪放的战士产生了情动于衷而行于言的强烈愿望。在松花江畔,萧军弃武从文,开始了他革命文学的战斗生涯,并担任了《国际协报》记者,以“三郎”的笔名先后用诗歌、小说散文,不断揭露那些反动派统治者的罪恶行径。
1932年夏天,一个偶然的采访,萧军结识了张迺莹,在张迺莹处境困难的时候,他冒着暴雨和洪水的危险将张迺莹救出被困的“东兴顺旅馆”。张迺莹就是后来弛名中外文坛的女作家萧红。共同的苦难经历,共同的文学追求和共同的反抗情愫,让两个青年在患难中结合,并开始了他们在文学创作道路上的艰难跋涉。
1933年10月,萧军和萧红出版了第一本小说散文合集《跋涉》。《跋涉》出版后,遭到了当时满洲日伪政权的查禁,他们的安全受到威胁,在地下党组织和朋友的帮助下,萧军和萧红登上南下的列车抵达大连后,乘坐大连丸流亡到青岛。
1934年,在舒群的介绍下,萧军担任了中共地下外围组织《晨报》的副刊编辑,他一边编刊物,一边继续完成《八月的乡村》的写作。同年秋季,在观象路一座带太极图的小楼里,萧军完成了小说《八月的乡村》的创作,萧红的小说《生死场》也定稿了。
作品完成后,却无处发表。在萧军的朋友——中共地下党员孙乐文的建议下,萧军给鲁迅先生写了第一封信,没有想到的是,鲁迅先生接到信后当晚便写了回信,回答了他的问题,并答应帮他看稿件,萧军接到回信后激动万分。将二人的合影照以及萧红的《生死场》寄给了鲁迅。
1934年11月初,他们带着作品来到上海,投奔鲁迅先生,当鲁迅先生看过《八月的乡村》后很受感动,为《八月的乡村》写了序言。《八月的乡村》出版后,犹如时代的惊雷,震动了上海滩,并很快传到了国外。28岁的萧军,一时成为人们嘱目的作家,《八月的乡村》奠定了萧军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重要地位,使萧军成为中国现代文学史上东北作家群的领军人物。
1935年3月,在鲁迅先生的建议下,他不再用“三郎”做笔名,从此改用“萧军”。这时,萧军的创作进入旺盛时期,写出许多好作品,如《樱花》、《羊》、《十月十五日》等。
1936年10月19日,鲁迅先生逝世了,萧军对此万分悲痛,他担任了万人送葬队伍的总指挥,并代表鲁迅治丧委员会致悼词,之后协助许广平编辑出版了《鲁迅先生纪念集》。
1938年初,由于性格和感情的原因,萧红主动提出分手。
4月底,萧军去新疆参加救亡文艺工作,途经兰州,结识了此时18岁的王德芬,在克服重重阻力后两人结合。
1940年,萧军夫妇来到延安。在延安期间,萧军曾得益于毛主席的真诚告诫和工作信任,为延安文艺座谈会的召开,以及中国现代文学艺术的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主席曾亲笔给萧军写了十封信,既肯定了萧军的优点,也指出了他的缺点,毛主席视萧军为知己,同时认定萧军是极坦白豪爽的人。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由毛主席致开幕词,并请萧军第一个发言,他讲的题目是《对当前文艺诸问题的我见》。在延安,因为萧军同情王实味受到冷落。
1945年8月,伟大的抗日战争胜利了。11月,萧军随“鲁艺”迁往了东北解放区开展文化工作。
在萧军返回东北的途中,由于战火阻拦,滞留在张家口,萧军与邓拓等人成立了“鲁迅学会”。
1946年9月,东北局领导派车专程到张家口接萧军回哈尔滨,在哈尔滨萧军应邀做了50多天60多场的讲演,起到了巨大的宣传作用。
11月,萧军到佳木斯担任了“东北大学鲁迅艺术文学院”院长之职。
1947年,萧军回哈尔滨创办了“鲁迅文化出版社”和《文化报》,分别担任社长和主编。不久东北局以《文化报》和《生活报》之争为由,对萧军进行了错误的批判,这是对萧军一生的政治生命与文学生命的沉重打击。被挤出文坛的萧军并没有沉沦,他被下放到抚顺矿务局去体验生活后,写出了我国第一部反映矿工生活的长篇小说《五月的矿山》。后来这部作品经毛主席的亲笔批示才得到出版发行。
从1966年开始的十年浩劫中,更使萧军身心倍受摧残,被抄家七次,又痛失了爱女萧黛,使他几乎陷入绝境。中壮年的萧军虽然历经坎坷,饱经磨难,但他的作品却日臻成熟,杰作频出,作品有《第三代》、《吴越春秋史话》等。
1951年萧军返回北京,在以后的近30年时间里,蛰居在北京后海鸦儿胡同,受到不公正的待遇。尽管如此,他仍然笔耕不辍,工作环境得不到改善的情况下在自家不到一平方米的地方进行写作,并为此屋取名“蜗蜗居”。
1976年10月,“四人帮”被打倒了,萧军和他的《八月的乡村》再次引起了读者的关注,这时萧军的处境才开始有所改善。
1979年萧军被平反昭雪,重返文坛,中组部给萧军的政治结论是:具有民族气节的革命作家。
后来,萧军还担任了全国政协委员会委员、中国文联理事、中国作家协会顾问,中国作家协会北京分会副主席等职务。
从1948年——1980年,萧军在文坛上整整埋没了32年。复出后,社会上掀起了一股“萧军热”,东北三省相继为他召开了学术讨论会。
北京作协在北京举办了“庆祝萧军从事文学创作活动五十年”,丁玲、冯牧等人分别发表了讲话。
1986年,家乡为萧军成立了“萧军资料室”,这是我国第一位在世作家的资料室,萧军将他珍藏多年的一些文物和书籍一同无偿的捐给了家乡的图书馆。
1987年5月,萧军在历行的体检中,确诊为贲门癌,到海军总医院接受治疗。
在治疗期间,迎来了萧军的八十岁生日,他的子女特意为他跟医生请了假,将萧军接回家过生日,彭真还专程派人送来了一个特大的生日蛋糕,给萧军祝寿。老山前线的战士也送来了用炮弹壳制成的手杖。 
在住院期间,国家领导人彭真委员长和夫人,海军政委李耀文及家乡的领导分别探望病中的萧军。
毛主席曾说,萧军是一位极坦白豪爽的人。彭真对萧军的评价是:萧军同志的一生是革命奋斗的一生。
1988年6月22日凌时50分,这位斐称中外文坛的凌河之子萧军逝世了,享年81岁。国家有关部门于7月8日为他在八宝山举行了隆重的悼念仪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