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评论研究

我和萧军演京剧——延安生活回忆之二

时间:2009-07-13 07:23来源:萧军纪念馆 作者:王德芬 点击:
  

 

延安中央党校共分六部,毛 泽东是校长,彭真是副校长。延安文艺界的同志们大多集中在党校三部参加后期的整风学习。
194437我和萧军带着两岁八个月的儿子萧鸣和刚满两个月的女儿萧耘,从延安县川口区第六乡的刘庄来到了党校三部,见到了很多老朋友:有东北作家罗峰、白朗夫妇,    戏剧家塞克。诗人艾青,木刻家刘岘,延安平剧研究院副院长阿甲以及潘开茨等人。
萧军参加了第四支部学习小组,住在山下平房里。我参加了第七支部学习小组,带着两个孩子住在山上窑洞里,这是妈妈们带着孩子居住的地方,有韦嫈、曾克、玛莎、王成、田蔚、马毅、周若冰、胡朝芝……20多人。 
我们组织了托儿所,按孩子年龄大小分成了两个班,大家轮流值日看管孩子,不值班的就可以去参加学习了。萧鸣分在了大班,萧耘在小班。
在陕甘宁边区孩子是最受优待的,由一位老厨师给孩子们做饭,主食有大米饭、馒头、花卷、包子、饺子、混饨、面条、小米粥、枣粥等,副食每天都有肉、蛋、蔬菜。
大人分大灶和小灶,萧军是专家待遇吃小灶,平时有馒头、米饭、花卷和带肉的菜,主食随便吃,副食每人一份菜分食。因为我有吃奶的孩子萧耘,所以萧军每天都把他那份菜分给我一些作为营养补助。我们这些妈妈们算学员,吃大灶,平时吃小米干饭、玉米面窝窝头、小米粥,偶尔吃顿馒头,平时很少吃到肉,只有过年过节会餐的时候才能吃到肉。小米营养价值很高,黄澄澄的锅巴又香又脆,大家都很爱吃。女同志每天喝小米粥吃小米饭,病弱的变得健康了,不生孩子的也怀孕了,夫妻皆大欢喜!
由于住处少,平时夫妻分居各自住在集体宿舍里,到了星期六才给每对夫妻安排一个窑洞,连大人带孩子团聚一夜,过完星期日再回各自的集体宿舍。
在召开延安文艺座谈会之前,萧军在毛主席家里遇到了彭真同志,经毛主席介绍两人谈得很投缘,建立了友谊。萧军从乡下回到党校三部以后,没有忘记入党的事,有一天他到彭真的住处,正式向彭真提出了入党申请,并把在刘庄写的日记中有关部分给彭真看了,也说了说思想转变过程和入党动机。彭真听了特别高兴,非常理解萧军能够克服自己的自由散漫、个人英雄主义是多么不容易,可以说是个突飞猛进的发展,表示热烈欢迎,两人推心置腹谈得非常透彻非常高兴,但最后彭真针对萧军的性格将了他一军:
党的基本原则是少数服从多数,下级服从上级,地方服从中央。领导你的人,你的顶头上司,工作能力不一定比你强,有时候多数人的决定不一定比少数人的意见正确,你能够做到绝对服从吗?萧军沉吟了一下说:
不能,我不能!我认为是对的就会坚持到底!谁要是命令我,我会产生一种心理上的反感,绝对不能服从!看来我还是不够共产党员的资格,算啦,我还是在党外跟着跑跑吧!别给党添麻烦!
等你什么时候想通了再来找我吧!彭真深感遗憾。萧军入党的事也就作罢了。
这也是萧军从小独来独往,个人奋斗养成独断专行的习惯。连毛主席1942年欢迎他改行弃文从政也没说服他,这次又没成功,只好以后再说了。
党校因为是文化人艺术家集中的地方,生活比较活跃,组织了秧歌队和京剧对。秧歌队队长是艾青,他们创作了很多秧歌剧到街头去演出,很受群众欢迎。有周戈编导的《一朵红花》《女状元》,周而复和苏一平合作的《牛永贵挂彩》《牛永贵负伤》,还有用本地方言演出的小节目,宣传讲卫生保健康更受观众欢迎,收到了教育群众的好效果。京剧组组长是阿甲,组员有方华、金紫光、沈曼丽、周戈、王禹明、邓泽……我和萧军也参加了。年初他们演出的《逼上梁山》受到了观众的热烈欢迎,还受到了毛主席的嘉奖。
618在一次联欢会上,萧军和周戈合演了一出《萧何月下追韩信》,周戈扮演萧何,萧军扮演韩信。萧军从10岁开始练武术,几十年没有间断过,刀枪剑戟、骑马、射击、中西拳术样样都会,身体健壮,精神抖擞,扮演武生韩信有架有式非常英武。同学们第一次看他登台演出都很惊讶,特别高兴,连连鼓掌表示赞赏。
19452月春节联欢晚会上,我和萧军合演了一出《二堂放子》。他扮刘彦昌,我扮王桂英,冯兰瑞扮秋儿,邵清华扮沉香。我们三个女同志都是第一次演京戏。我和萧军只跟着胡琴锣鼓响排了两次,还没来得及彩排就上台了,阿甲和方华帮着我俩化的装。当时萧军37岁,我25岁,还年轻,所以扮相都很精神。这出戏唱念做都很难,我俩都不是专业演员,只是京戏爱好者,又是头一回演这出戏,准备得又不熟练,匆匆忙忙就上台了。其中有一段二人对白非常紧凑,不该我说话我却先开了口,得亏萧军从小爱戏台看蹭戏,对传统剧目非常熟悉,可以说是个戏篓子。他沉着冷静从容不迫随机应变给我兜住了,才没砸了锅。连内行人阿甲、方华也没觉察出来。因为我和萧军台上台下都是夫妻,同学们看得特别高兴,觉得有趣,为我们热烈鼓掌。闭幕以后方华紧紧握着我的手热情地说:
真没想到你会演得这么好,扮相美,唱得也够味,做派也不错,祝贺你!祝贺你!方华当时是延安平剧研究院演青衣花旦的台柱子,轻易不夸奖谁,能够得到她的称赞可太不容易了,我很感谢她对我的鼓励。
春节晚会上同台演出的压轴戏是金紫光和沈曼丽的《打渔杀家》,他俩比我和萧军更年轻,才20多岁,金紫光是专业演员,演过《逼上梁山》里的林冲,扮相英武,演来驾轻就熟。曼丽身材苗条,扮相俊美,两人珠联璧合演得非常精彩。扮演教师爷的是王禹明,他很有演丑角的天才,很红火逗乐,同学们看得笑声不断。拉京胡伴奏的是邓泽,他的胡琴拉得非常熟练好听,帅极了!这次晚会可说是尽欢而散。京剧组受到了观众的称赞和鼓励,更加热气腾腾,准备排练新节目。有一天萧军和阿甲提起《逼上梁山》受到了毛主席的嘉奖时,萧军说:
不能老演《逼上梁山》啊!事实上现在已经到了《武王伐纣》的阶段了。该反攻了,我来写一出《武王伐纣》让大家演吧!
当时国内战争形势确实已经到了该反攻日本侵略者的阶段了,京戏应当为现实服务,古为今用,鼓舞士气战胜敌人。
萧军开始写《武王伐纣》了,他先写了一折《鹿台恨》,是忠臣比干挖心谏纣王,伯邑考在鹿台被纣王下令剁成肉酱的故事,表现了纣王的昏庸和残暴。可惜党校三部的整风学习结束了,戏没演成。根据客观形势的需要,同学们纷纷离校分散到其他单位工作去了,我和萧军也分配到鲁迅艺术文学院,萧军担任文学系讲师,我去美术系学习,我们把萧鸣送进了延安保育院,带着萧耘于4月间离开了党校三部。
摘自《传纪文学》
------分隔线----------------------------